週五(2013/2/1 )傍晚的這個時間,你的美好假期近在咫尺,開心嗎?其實,沒什麼好開心的,我圓神出版社的朋友幸芳,已經提早各位24個小時,尋開心去也。

「剛剛大鬍子宣布三月起實施週休三日!我們將成為全台灣第一個上班四天的企業。不太敢相信的同時,眼睛濕了、心很沸騰,一切感謝。」昨天下午幸芳的臉書PO文這樣寫道。(一位臉友兼同事回應我,「我們的眼眶也溼了,我們也是全台第一個上班七天的企業柳!」)

圓神出版社憑什麼週休三日?

憑,《秘密》這本書賣了一百萬本,改寫台灣出版業的記錄。憑,去年博客來年度十大暢銷排行榜,有五本是它家出的,成績算普通,因為比前一年少一本。憑,去年底給公假的員工旅遊,是十一天行程的克羅埃西亞南歐行。憑,在出版業常態不景氣下,年年加薪35%,年薪十四個月起跳。

大鬍子是誰?

他是圓神出版機構負責人簡志忠,我三年前參與製作1185期《商周》封面故事「新富餘」時採訪過他,才知道,這位全台最大圖書出版集團老闆的傳奇背景︰兒時搬過23次家的彰化囝子、吳祥輝拒絕聯考他被聯考拒絕、第一份工作是推銷百科全書的業務員,也是紙風車319368鄉村兒童藝術工程的發起人之一。

對了,簡先生跨入出版這一行,純粹是因為當Sales被倒一百多萬,扛回一屋子的書,只好登記成立出版社賣書。一開始公司只有五個人,叫五聯出版。

我的內心話是︰和簡先生對談的這個採訪,是個人媒體生涯最美好的經驗之一,一定程度影響我的人生價值觀,也因此帶來許多人生難得的風和日麗。

今天早上,有一股衝動,想把這個訪談的全文逐字稿分享給大家,讓更多人也能見識到簡先生的「務虛」實力。廢話不多說,進現場...

訪談時間︰2010/7/29 AM10:00
訪談地點︰南京東路圓神出版
Q︰《商業周刊》記者尤子彥
A︰圓神出版機構負責人簡志忠

Q︰不管是金融海嘯還是要不要蓋石化廠的討論,豪奪的時代似乎走到死巷,如果新的富裕態度是金錢加幸福感,而不再是賺盡天下錢,圓神週休兩天半,是否因此換得更多幸福感?你要實現的價值是什麼?

A︰我大概在學校時間待不長,大部分都在自己看書,(台中私立大明中學)高中畢業之前雖然住校,但曠課過多差點畢不了業,還是有給我文憑,我畢業之前我學校從來沒人考上大學。學校待時間短,受一般制式思考影響沒那不強烈,壞處是沒有學到怎樣研究學問,一般人容易接受媒體,就是因為接受學校。

你說他們巧取豪奪,因為(鴻海)他們沒這樣做會垮,資本額5百億,一年賺50億,一股才賺一塊,股東會罵他,它是靠壓縮下游廠商、人力才能在全球勝出,會崩解不是一夕,而是慢慢從某一端開始,它建立在這一基礎。媒體過度渲染報導他的能力凸顯這個王國的國王,對我來講這很可怕,很苦,當然我看他也很享受,妻子過世、再娶、小孩結婚、尾牙和誰跳舞,金馬獎還說要拍一百部電影,過年見行政院長還在門口寫對聯先給對方上一課,好像工廠辦好一切都通了

Q︰這和你在學校待比較少,關係是...

A︰因為我沒有接受這樣思考,我從來看很多企業家日以繼夜努力,然後這樣不斷被報導,我一點都不嚮往,我覺得那是很苦的人生,所以新富裕觀念是很多人嚮往的。我在學校時間待的不久,基本觀念還是很原始小孩子的想法。我認為每個人每天有三分之一睡覺、休閒、工作,對我來說,最心不甘情不願的就是工作的八小時,大概沒有老闆會這樣講,我很早就跟同事講,我覺得白天八小時最精華,應該要拿來玩,晚上在室內工作不是很好?因為玩需要陽光。我說這是一般人的概念如此,我們上學之前不知為何學習,一開始是要看懂卡通字幕,一開始考試就整學期變成考試,莫名就跟著那個走。

開始出來工作,我們都隱約有一個理想,工作是為什麼?是改善生活嘛,但是出來做事發現需要三個月試用,要過關,很多人就靠二十幾歲那套本事工作到六十歲沒有再進步了。

Q︰所以您創業開出版社第一天就有不同想法?

A︰我沒有想法,我沒有想法。我剛開始出社會作業務推銷、拜託人家免費試用,我也是,就是為了改善生活,因為我是老大。你知道嗎,我小時候窮過,很小就想過我不要被錢所困,沒有錢真是痛苦,看到我母親這樣辛苦。

Q︰因為父親負債的關係?

A︰我父親是個藝術家,認為謀生是最不重要的事情,像蘇格拉底一樣,所以苦了我母親,所以長大之後,我也不要為錢所困,當我自己開始會賺錢,我都不管錢,很多人有錢之後還想要更多,不是另一種為錢所困?

Q︰很多人因為窮過有賺錢動力,但他們沒有安全感怕回到貧窮,對你來說,怎樣才是夠的錢,欲望的界線是什麼?

A︰因為母親的辛苦,所以我要努力做事改善家庭,但我不會巧取豪奪到失去家庭的樂趣。我認為一個人同時扮演怎樣角色?他可能是人子、人父、人妻、人夫,人父、人母,而不是那個只是那個賺錢的工具,但是很多人出去賺錢,從那個起跑點開始之後,不歸路了,日以繼夜夜以繼日,真受不了。這個社會一天到晚在追求成長,我最怕聽到永續成長這四個字......顛峰之後當然是下墜,頭髮白了就要去染,為何要和上帝對抗?不可能,成長有多種,也許業績掉下來但是還有其他成長,我們做事久了就變得太精明,但這年紀要用慈祥代替精明,不然你就都自己做就好,你知道下面人這樣做不對,但你不是就把答案告訴他,要讓他去試嘛,讓他經過那段。

印度教有一個很好的規範,小時候要找一個上師,十八歲之後較要離開上師,盡人生責任,工作、養家,到了四十歲你要拋棄一切,到森林去潛修,把四十年的東西思考、分析,變成人家的上師,這樣的循環。

Q︰這是一種全人的價值觀嗎?

A:全人是一種好的稱呼,我是普通人,從小就認為生活應該睡飽八小時,工作八小時,既然要做就作好,另外八小時做什麼,就做最有趣的事,也許有人認為工作是最有趣,那我佩服好不好。我常跟我同事說,我不是一個很勤奮的人,這是我口頭禪。

Q︰圓神這幾年成績很不錯,很多書非常暢銷,(秘密當時即將突破一百萬本,不生病的生活,木村阿公,最後的演講…都由圓神機構出版)當然你一直很低調不願意談成績,您剛談的這些,如何不只是你一己的價值觀,更在公認低迷的出版市場,因此帶領一個大家認為很有競爭力的團隊?

A︰我該開始做就跟同事講,我不是一個很勤奮的人,所以我們工作時間不要太長好不好,他們說當然好。我們小學的時候,不是星期三下午都有課外活動,我喜歡,好像是四點開始,但是到初中就拿去上英文、數學,我就很挫敗。

Q︰簡先生您是哪一年出生?

A:我是44年次,初中最後一屆。

Q︰大概和吳祥輝差不多?

A:他是建中拒絕聯考,我是被聯考拒絕。(兩人笑)

Q︰你台中人?

A:我彰化田中,我只是一個普通人的想法。所以圓神一開始是週三下午四點下班,因為我很喜歡看電影,那時還有黃牛票,你可以去看點電影或去軍公教福利中心,辦點事情,這不是很妙?圓神到今年28年,大概將近20年。我以前在人家那裡做過事,所以不喜歡的事我不會要員工做,己所不欲勿施於人,我們公司不管制電話,老闆也不會和員工對坐,我去找同事,還怕他在電腦上做和公司無關的事,還遠遠就跟他哈囉,說我可以過去一下嗎?

Q︰可是你們上班要九點打卡,遲到一分鐘要罰錢?

A︰有有,罰的錢都是公積金,公司總要有紀律,不然你不尊重別人。

週三提早下班那時還沒有周休二日,後來我們就想周六不上班,政府週休二日之後,我就跟同事說,我們可不可以周五上半天,可以去遠的地方玩,同事都說簡先生你不要在那想坑想縫(想東想西),我說要去香港週五一早就可以準備包包上班,中午下班出發玩個三天兩夜,去南部也很好。

一開始人事主管說先試辦,把周五下午移到下週六補班,結果第一周回來,我就問大家,怎樣怎樣,休兩天半爽不爽?大家說很爽,不去哪裡都很爽,因此也不用試辦。只是敢不敢而已,也沒什麼。

Q︰為何不乾脆休三天?

A:我提過啊!但是大家說事情做不完,況且。我們也還需要和作者、書店接洽,老是讓人家找不到,說你們都在玩。

Q︰聽說你都會唸大家怎麼還不回家?

A︰不是,他們都躲起來,等我走再出現,怕我會說她你再加班會嫁不掉,所以他們結婚都會說,簡先生,怎樣我嫁掉了吧。我跟他們講這些話的意思只是說,生命不是這樣,你是上班族,待公司八小時,夠了,加班偶爾為之,長時期這樣,對嗎,不用什麼高深學問,你認為對嗎?不對嘛,又不是論件計酬,我們是來做事的。

Q︰如何解釋這樣作,圓神卻依舊非常有績效,每年加薪35%?

A︰我和同事溝通的是,既然我們必須做這樣的事,不得不做,那就用最短的時間做好,你們所謂的管理對我來說,我只是告訴大家,這好像是帶著地圖去旅行,我們出去玩,餐廳六點半位子就在等我們;大家也在玩,但是到餐廳才發現沒有位子,我們已經開始吃飯。我們公司去埃及旅行,同樣旅行社我們就是不一樣,我們比別人睡晚兩小時,到餐廳比人家早開始吃飯,火車也剛好還把餐車佔下來酒都喝光光,一方面因為同事們辦旅遊也辦十幾年都很有經驗,我們公司作計畫、執行的能力一直很好,應該是在這行業異於別人的地方。我二十年前去坐愛之船,十八年前帶同事去美國坐,因為我去過,我就要求旅行社,每個人房間都要有一瓶酒,晚上船上舞會還要替同事再辦一場專屬的,我甚至問說能不能弄一個 氣球,甲板上拉一個歡迎圓神的布條,讓大家驚喜。

Q︰計畫固然很好,但出版業就像媒體,讀者口味、流行議題一直在變,計畫趕不上變化,還是你不這樣認為?

A:你問到重點,要怎樣做計劃。

我們為什麼而做?我常跟同事講,要不斷問自己,我來做這件事會有什麼不一樣,例如做桌子,要問,這件事我來做,服務的對象會不會因為是我做,更舒適、更安全、更幸福、更感動、更省錢?不斷思考這個問題。出版編輯也是,要虛擬讀者想要麼而我能貢獻什麼。

出版也有兩種作法,一種是個人趣味,講風格,表示我有能力做成這樣。另一種作法是,我要想我這本書的讀者是誰,要怎樣排除他閱讀的障礙,做到他一眼看到就想買,買回去之後看才有共鳴,作者的天雷勾動讀者的地火,他就會有共鳴。就像演講一樣,一種聽的懂、一種聽不懂。如果你不是這麼做,就是白忙一場。我剛說我在學校時間不多,做事就是把事情做好,做出版,就是要把書拿到讀者家裡,才對得起讀者砍掉的樹和書店忙進忙出的人,而不是說我的書多棒多高級,然後過兩天又送回來,書店老闆租金要付,這些都是虛的,不要浪費在虛矯的身段,我認為這是體貼,這才有意思。我也不會稱我同事員工,因為大家是共同做事而已,你截頭我截尾。

說到底,圓神是一家擅長計畫的未來公司,工作和玩樂又以玩樂優先計畫,春天計畫秋天旅行,夏天計畫冬天尾牙,我們今年尾牙餐廳都已經定訂好了,你相信嗎?我的幸福感就是來自這些。

Q︰你認為出版是服務業?你體貼員工,員工體貼讀者?

A︰任何事情都是服務業,政府也是,大埔農地徵收,縣長有120%的錯,你要想,你服務的對象有沒有因為你的努力變得更好。

Q︰大家都想把事情做好,對你來說,從來沒想過管理、KPI、績效?

A︰目標擬定是內部先取得共識,就像寫文章要先感動自己才能感動別人,擬定目標也要取得同事的共識,否則用擠壓、嚴格管理的方式,這是目前大家用的,我從開始到現在,希望同事知道自己工作的價值。我舉一個例子,我們出《不生病的生活》那本書,當時同事摘錄內容要去做廣告,摘錄一萬多字我覺得太多,我找來同事跟他說,我那天帶家人從陽明山下來,經過山腰,一路上天色逐漸變暗,看到亮起一盞盞的燈,代表一家人回來了,如果一盞燈都有一本這個書,這一家就少一點病痛多一點幸福,編這書功德無量。他聽了就自動回去重新改寫。這過程我看到他非常努力上節目說書,結果這本書賣了超過二十萬本。

你既然編輯為業,為何不編一本在這行業,暢銷程度一個指頭數的出來的書。

陶晶瑩《我愛故我在》現在賣25萬本,5萬本的時候我就打電話給編輯說,這本書賣20萬本你要請吃飯喔,他想怎可能,我把消息告訴主管,大家說好啊好啊!所以發行也知道,我說你也不要笑,你蔡康永也要10萬本,也要請客,大家就很HIGH,我們公司講究的是一個氛圍,我沒有規定你一定要賣十萬、二十萬。

Q︰這牽涉選書眼光?

A︰我不是說自大狂妄,所有作者的書給圓神賣,我一定賣比別人好,你可以問暢銷書作家,我也不知道。我當然知道,是因為我每個環節的同事都很優秀,你接觸到的幸芳,她特別有活力、友善,不是因為行銷窗口才要友善,他們認為這樣也很好,我在公司28年從來沒有找人來說一頓罵一頓,沒有發脾氣過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dsvilla02 的頭像
kidsvilla02

雅德賽思自主共學002團中華隊

kidsvilla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