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了學校的課業壓力,每個孩子都度過了一個精采的寒假,不管是跟著我們上山下海,還是去東部山林呼吸、去學圍棋,都讓孩子們在寒假過後,有了些許的改變。

  寒假時候,來學社的孩子男女比例各半,讓本來以男生為主的二團,起了不少微妙的變化。男孩好動,讓原先文靜膽小的女孩也勇敢活潑了起來,這在當初女孩加入時很容易就觀察得到。而女孩的纖細,居然也讓習於大吼大叫大打出手的男孩學會傾聽、溝通,尤其寒假期間最可見得。

  大概是從踩天鵝船的那天開始,我跟汪汪說:「怎麼現在燴飯、仙草跟著你,反而剉冰、油飯都跟著我?」『大概是小孩跟膩自己的導師了吧!哈哈,還是老師膩了自己的學生?換一下小孩也不錯啊。』汪汪說。

  開學了。讓我感覺改變最多的是剉冰。剉冰是個有小聰明、愛玩愛動的孩子,喜歡調皮搗蛋引起別人對他的關注,情緒一來,總是動手動腳,任性好強的他又不輕易認錯,也因此經常和其他的孩子或前來觀摩的試敎老師有肢體上的接觸、衝突。記得去年我第一天來學社,只是糾正他一個小錯,他聽也不聽,「你很煩耶!你奇怪耶!」一拳一掌就揮過來。

  像這樣情緒反應比較外顯的孩子,在團體裡面的友誼,往往不是極好就是極壞。跟他最要好的朋友,通常是個性類似的孩子,直腸子、不掩飾、快人快嘴,但他們往往也是最常起衝突的。衝突是很累人的,孩子最常爭辯「誰對誰錯」,不為什麼利益,而是為了自己心中的「公平」、「正義」。仔細想想,倒也滿真性情的。在這過程中,孩子慢慢「建立自己的價值觀」-起碼他不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讓社會價值決定是非對錯、而表現得溫良恭儉讓。

  衝突其實是溝通的激進模式,出現在良好的溝通不可行時。引起傷害的通常不是衝突的問題本身,而是雙方的情緒感受和肢體傷害。如同美國文化評論家Susan Sontag說的『一味的和平、反戰,其實是在漠視國際政治現實』,一味地打壓恐怖份子並不會稍減恐怖份子的憤怒。唯有清楚地了解恐怖份子憤怒的原因、打根本去解決它,才不會相同模式的衝突一再發生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寒假到處走走逛逛,讓人的視野開了,心胸也跟著開了?還記得兩週前我們去剉冰媽媽工作的「翡翠水庫」參觀,那天他開心得不得了,頗有當小主人的架勢。

  這些日子,剉冰變得很乖。情緒管理有大幅進步,願意傾聽、也培養了些許耐性,和同學間的衝突摩擦明顯減少。我猜想是,除了環境讓人成長,他也發現幾個真的願意聽他說話(而非聽他大吼)的同學、老師,他的情緒可以從良好的溝通中紓解,不致於過度壓抑,導致只能以衝突化解。現在提醒他一些生活常規,他的反應是「喔~好啦!我知道了,我忘記了咩~」,多了幾分撒嬌,少了幾分暴戾之氣。

  星期二那天剉冰在寫作業。這學期他的字看起來「有耐性」不少,一筆一劃清清楚楚的。可是一個小時過去,仍舊聽到他在叫苦連天:「這個作業真的好煩,真是讓我‘生不如死’啊!」一邊說一邊還把「生不如死」四個字重點強調,我當下滿「驚艷」的。

  許多家長、安親班老師,很容易直觀認為:「這些小孩怎麼不好好寫功課、那麼難管、個性偏差、這麼愛抱怨?」那天來觀摩的應徵者便作如是觀。而孩子最常收到的回應是:「閉嘴、不要再抱怨了!你已經很好了,別人寫比你多!」甚至讓抱怨的孩子寫更多的作業當作處罰,以警告他下次不要再抱怨了。是的,下次孩子不會抱怨給你聽,但他會閉嘴、滿懷怨氣地寫--這些這些,都已經與「學習」本意相去甚遠了。長此所以,如果孩子因為這種「必要之惡」無法從學習中得到樂趣,索性不寫功課、討厭讀書、甚至逃避上學,都是不令人意外的結果。
  
  讓我「驚艷」的是,這個真性情的孩子,以往不是亂寫、耍任性,就是發脾氣,什麼時候開始咬文嚼字了?剛好Q媽來接QQ,聽到剉冰的抱怨,笑笑地說:『好厲害,你會用成語耶!』剉冰沒有得到預料中的責罵,反而聽到兩個大人對他使用成語的稱讚,好像滿得意的,不停重複說「真是生不如死啊。」

  這是一個再真實也不過的生活情境,孩子可能沒有學會那份功課希望他習得的,但他記得這感覺叫做「生不如死」,比任何背誦的成語都還要來得鮮明。

  這也是一個再可悲不過的台灣小學教育現況。

  我看過剉冰的作業,是國字習寫。引起他抱怨的,不是那些國字,而是老師要求「描筆順」。描筆順的本意是好的,可以讓孩子學會正確的國字書寫方式,然而老師要求描的字,是上頭「教筆順」的小字,例如「讚」有26劃,你必須要把「讚」這個字「不完整地」寫過25次,最後才會寫到正確的「讚」。而那些教筆順的小字【真的很小】!你可以翻翻孩子的國字練習本,就會知道我在說什麼。鉛筆的劃痕都比印刷字體還要寬,描上去的筆順不知道寫對了沒,看起來倒是全糊成一塊。

 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提過這項作業的這個問題,但它就像是小學很基本的配備,大家都這樣出作業,大家都很習慣。

  燴飯寫功課很認真、字體和同齡男生比起來,還多了一分娟秀,甚至比學長的字還端正,但她的學校老師對國字要求幾近苛刻,往往看來差不多的字體,QQ得甲上上,燴飯拿甲下下。事實上,燴飯再聰明也不過了,小學課程的學習對她不是太大的障礙。每當我稱讚燴飯的字漂亮,她總告訴我「我的字最醜了,反正我怎麼寫,老師一定給甲下!」我無法昧著良心、按照書面上的成績跟燴飯說:「你的字寫不好」,我也無法在偶而QQ偷懶亂寫還拿甲上的時候,對他不認真寫的字得過且過。字寫出來是要讓人辨識的,有其清楚正確的必要,但過分苛求時,孩子寫的時候腦海中只會記得「線條」而不是「字」了。

  上學期期末考前,仙草跟我說:「我今天功課好多!」我看了看,有七張練習考卷、還都是正反雙面的。有了仙草的加入,平常抱怨功課多的孩子紛紛噤聲,因為「她贏了」。這可能也是一種隱性的學校戰爭,各班老師承受課業壓力,彷彿作業出太少,就會被家長扣上不認真教學的帽子,這種書面的東西越多越好,讓家長看得見的成效越多越好,至於孩子真正學到了什麼?再說吧。起碼已經「贏了」。

  現下我們的解套方式,大概就像QQ偶而會說的:「你一直抱怨,功課也不會變少啊!」那就趕快寫吧,想辦法從中找到像是「使用成語」這樣的樂趣。

  我不反對作業。作業的目的是課業的預習與復習,並從練習中學得這項知識或技能。但如果出的作業無法達到作業的目的,只是例行公事,為了寫作業而寫作業,那真是會讓人「生不如死」啊。

  我想一定很多人認為:畢竟國小教育存在這麼久了,必定有它存在的理由,作業也是,所以所有的學校老師、家長、小朋友,要一起「克服」這個大怪獸,因為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。

  可是我們已經長大了,為什麼要一直製作怪獸、再來喊打呢?

X

Emma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dsvilla02 的頭像
kidsvilla02

雅德賽思兒童學社第二團中華隊

kidsvilla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禁止留言
  • 繪飯媽
  • 每次回家就是我跟燴飯奮鬥國語作業的時間。為了符合班導的要求,我做起最不願意的"橡皮擦媽
    媽",燴飯常會跟我抗議不想寫、不想擦掉重改,但個性嚴謹的她,終究還是認份的努力達成,有時
    看著雙頰掛淚我也很不忍,只能希望她在媽媽陪伴之下快點學好寫字的技巧,寫更快、寫更好。
  • Emma
  • 真的..我偷偷發現燴飯很愛面子!
    不在人前認輸,每次糾正她的錯,
    雖然她還是會ㄧ邊抱怨「妳煩煩耶」,
    但一邊努力想做到別人無可挑剔,
    也因為這種態度,
    讓我看到她還拿了一個學期的甲下,
    對自己的國字幾乎已經喪失信心了才更不捨。
    您真的可以看看同齡孩子的國字,
    燴飯已經很棒了...
    希望她可以趕快找到操控作業怪獸的竅門>"<